您好!歡迎訪問荊門市第二人民醫院官網!

醫院要聞Hospital News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醫院要聞 >> 新聞快訊
荊門二醫分子生物檢測實驗室再添新平臺
可自主開展的項目擴展到5大類百余項,終結外送歷史
發布日期:2019/7/3 8:45:27      閱讀次數:180次

  今年3月15日剛剛高分通過專家團復評,昨日,又從荊門二醫檢驗科分子生物實驗室傳出消息:包括新開展的人ALDH2基因檢測、人SLCO1B1和ApoE基因檢測、人MTHFR基因檢測、人CYP2C19基因分型檢測、人CYP2C9與VKORC1基因多態性檢測、耳聾易感基因檢測、地貧基因檢測、無創產前篩查在內的腫瘤分子診斷和疾病早篩、個性化用藥指導和伴隨診斷、腫瘤易感基因、遺傳性疾病基因檢測、病原微生物核酸檢測等5大類百余項均可自主開展,終結了這些分子檢驗項目需要外送的歷史。

  據了解,荊門二醫分子生物實驗室2008年創建并通過驗收,當時稱臨床基因擴增實驗室(PCR實驗室),只有熒光定量PCR平臺,僅能開展乙型肝炎病毒核酸定量(HBV-DNA)、丙型肝炎病毒核酸定量(HCV-RNA)、衣原體、解脲脲原體、淋球菌核酸檢測(STD三項)、結核桿菌核酸檢測(TB-DNA)等病原物微生物核酸檢測項目。經過多年的發展,臨床基因擴增實驗室發展成為“分子生物檢測實驗室”,新增一代、二代基因測序平臺、串聯質譜平臺、導流雜交平臺,可自主開展的檢測項目類別增加到了5大類。標志著荊門二醫的分子檢測技術水平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飛躍,為疾病診斷、個性化醫療的“精準性”提供更深層次的醫學檢驗依據。

  “核心技術將讓荊門及周邊地區患者受益良多,為疾病的預防、治療、預后提供更快更準更有力的依據。”荊門二醫檢驗科主任黃文峰介紹,拿個性化用藥指導來說,變‘千人一藥’為‘一人一藥。比如臨床常用的抗血小板藥物‘氯吡格雷’,它是一種前體藥物,需要在肝臟內經過CYP2C19的代謝才能起效。研究發現,CYP2C19在中國人體內存在著多種不同變異,會將患者對氯吡格雷的反應分為超快代謝型、快代謝型、中間代謝型和慢代謝型,從而導致患者的療效出現差異。其中,中間代謝型和慢代謝型會導致患者應用氯吡格雷無效,風險增加,而這兩類患者在中國人群中出現的概率在40%左右。如果不知道自己的基因型就開始服用這個藥物,可能會延誤治療。

圖片1.png

二代基因測序儀

    還有臨床常用的抗腫瘤藥物‘氟尿嘧啶’,經常出現在很多腫瘤化療方案中,但是此藥可能造成骨髓抑制、胃腸道反應和脫發等毒副作用,如果反應強烈,甚至會延誤治療。與這個藥物毒性和不良反應密切相關的基因是二氫嘧啶脫氫酶(DPYD),根據DPYD基因型的不同,患者可以分為快代謝型、中間代謝型和慢代謝型。其中,中間代謝型患者DPYD的活性降低,使用藥物時應減低劑量;而慢代謝型患者則應換用其他藥物,否則會出現嚴重的毒副作用。 

圖片2.png

超凈工作臺

  對于患者而言,不再依賴外送檢測,大大縮短了出報告的時間,能夠迅速為患者病情確定提供準確信息,以期獲得理想化的治療效果,減少不必要的治療和避免不良反應;對于醫生而言,分子生物技術能夠更為精確的進行感染性疾病病原體、遺傳性疾病基因突變及個體化用藥檢測,為臨床醫生提供基因突變信息,對臨床醫生選擇靶向藥物、制訂個體化治療方案具有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分子生物技術還可以對具有患癌風險的人群進行易感基因的篩查,以及對高風險人群提出合理的預防建議和體檢指導,減低患癌風險,實現腫瘤的早診早治。

圖片3.png

熒光定量PCR儀

  “一個人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我們所從事的工作能得到老百姓的認可,對疾病的防治能夠‘對癥下藥’。”作為“三甲醫院”的荊門二醫深知,分子檢測結果將對臨床診斷和治療起著決定性作用,投資近千萬元推動分子生物實驗室持續的規范化建設, 不僅為疾病的防治提供前沿的科學支持,也將對整個健康和疾病領域的研究作出貢獻。

                                                 

欢乐街机捕鱼